仔细呵护这么些天的宝贝,竟然无时无刻不在想要他的老命!

  古瑜差点没抱稳花盆,这一碎恐怕他老命更是不保…

  摇摇头,古瑜尽量不再一直盯着树枝芽,还是很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到了窗台边。

  花堇一又看了眼,皱眉阻止:“以后别拿出来,芽孢大了路过的人会瞅到。”

  一旦那些内心不够坚定的人看见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古瑜点头,想想也是。

  “可是吸收不到阳光该怎么办啊?”古瑜又觉得不拿出来不行。

  大部分植物想要存活必须保证水分和阳光充足,缺失一方都很有可能会死掉。

  “阴着。”花堇一没抬起过头,毫不在乎,“随便找一处放着,然后每天浇水减半,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古瑜记住了,干脆把无花枝丢在了仓库里,只有那儿最阴森。

  花堇一看了会儿翻译论,便去进药,这么快便到了月底。

  席北言没有跟着。

  花堇一也没让古瑜开车。

  那么多药花堇一说会自己想办法弄回来,主要是她还想出去办点私事。

  花堇一出来后先是去了趟拍卖会所见了面梅有钱。

  这会她正在忙着,花堇一也不着急便在后面休息厅等她结束。

  拍卖会所里隔三差五都会都有一场拍卖,所拍的东西大同小异。

  今天梅有钱主要负责拍卖一些老古董玩意。

  来的人都是稍微上了年纪的人,他们都喜爱这些俗不可耐的东西。

  等拍卖结束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梅有钱把接下来的工作交给了别人,很好奇到底是谁来找她的。

  竟然还知道她的外号。

  见到花堇一的时候,梅有钱觉得似曾相识。

  想了许久才记起在上回拍卖画上,坐在席北言身边的正是眼前这个女生。

  只是她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外号,这可是很少数人清楚的,可以说几乎没人知道。

  梅有钱怔怔的盯花堇一许久。

  对方很明显有点不耐烦,花堇一很随意的丢掉手里把玩的一个小物件,面无表情:“大毛,你这是不认识老祖宗了?”

  梅有钱惊的睁大双眼,卧槽!这声音…这这这!

  “花花?”梅有钱不太确定,可又可以肯定,内心波澜不定。

  花堇一淡淡“嗯”了一声:“嗯,是我。”

  梅有钱缓了好久还算镇定,在她身边绕一圈后才坐下。

  毕竟这跟着换了一张脸似的,她能接受,不过得慢慢的消化消化。

  “又缺钱了?”梅有钱有话直说道,惊讶归惊讶。

  花堇一突然找过来,除了缺钱也没有其他的事可以找她了。

  “你别把我想的这么寒酸。”花堇一瞟去一眼,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袖子。

  梅有钱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

  不然让她怎么想?

  怪就怪花堇一自己,以前从头到脚给人的感觉就是穷酸味。

  花堇一从这里出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她若无其事的离开才准备去购药。

  她到药物公司的时候,刚巧遇到从大马路对面美容中心里出来的叶纯和那几个常一起出没的富太太们。

  她们每周都要来这里两次,为的就是想保持住年轻。

  不过好像并没什么用,人一旦老化不是靠外物就能控制住的,顶多是缓慢老化速度罢了。

  叶纯一眼便瞄到花堇一,脸色当即变了变,不知道在跟别人说些什么。

  她恶狠狠的瞪了个大白眼,想起之前跟南明礼因为花堇一而闹矛盾的事,叶纯心里就来气。

  气势汹汹走上前,一顿乱吼:“花堇一,你在这儿跟哪个男的勾搭了,真是不知廉耻。”

  负责跟花堇一交接的药物人员被整的一头蒙。

  花堇一眉头微皱,没有理会她,而是又看向那名药物人员:“你先去弄药,然后直接送过去就行了。”

  药物人员点头,很客气。

  他进去的时候瞄了眼叶纯,眼里都是鄙视,露出一副对她打扮的有模有样实际是个泼妇的表情。

  叶纯感受到了,脸色赤红非常的不爽。

  一个小小员工还敢这样看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身后几个富太太听过太多关于花堇一的事,自是对她也不讨喜。

  认为南家出了这么一号人真是有辱南家的名声。

  “叶太太,这就是你家那个大小姐?长得倒是挺好,可惜品性配不上。”薛凝满眼嘲讽的说了一句。

  富家人自是看不惯这种自以为是又猖狂的人。

  花堇一这类的往往就是他们这个圈子里人人口中唾骂嘲笑的对象。

  即使不点名道姓,他们也心知说的又是哪户家里的哪个人。

  “你可别这么说,人家指不定还为生了这张狐狸媚相感到骄傲呢。”叶纯捂嘴取笑。

  花堇一沉默,淡淡的瞄了眼薛凝,随即眉头轻挑。

  “我怎么样是我的事,更何况我回来后没要过南家一分钱,别张口闭口把我归纳成是南家人,我从来都没承认过。”花堇一冷冷道。

  “对,你是外来货,确实和南家没关系。”另一个富太太趁机也跟着笑起来,“连自己亲爹是谁都不知道,要是我啊都没脸面再活着。”

  没错,花堇一确实不知道。

  可这又怎样,她又不是靠爹过日子的人,哪轮得到这些老妇女们说三道四?

  “你那嘴留点情吧,人家毕竟是个小女孩,等会被说哭了,还以为我们这些大人欺负她呢。”薛凝笑声格外刺耳,就数她嗓门最大。

  花堇一丝毫不在乎,只是多看了她一眼,然后也笑了。

  笑的让人浑身打颤。

  “这位太太,我劝你应该多积点德才对,不然你可活不过四十五岁。”花堇一掏掏耳朵,满不在乎。

  薛凝愣了愣。

  一时没听懂花堇一话里的意思,好不容易想出来一些,她便觉得这丫头是在咒她死。

  薛凝顿时脸上大怒。

  “果真是一点尊卑都没有,你这种野孩子就不该留在这世上。”薛凝压制住内心的愤怒,大声咒骂怼回去。

  花堇一耸肩,无所谓的模样:“那没办法,我不但会活着,而且还比你活的久,过的也比你潇洒。”

  薛凝瞬间气不成声,连连跺脚。

  “花堇一,你说话注意点,我们可是你的长辈!”叶纯吼道。

  “你们算哪门子的长辈?”

  “贪慕虚荣。”

  “活生生泼妇标志。”

  花堇一有问有答,自己道了三句,句句令人扎心。

  几人凝噎,被她一顿说道的赤红而面。

  她们在没有门当户对的情况下,为了嫁入豪门也是煞费苦心的,确实如花堇一所说一般。

  可谁又不贪?狗急了还跳墙了。

  “你!”叶纯怒的上气接不了下气,差点没缓过来,到嘴边的话语全都憋了回去。

  “你什么你,好狗不挡道,让开。”花堇一推开她,冷冰冰的越过所有人走掉。

  叶纯又气又恨,可又不能奈她何,只能眼睁睁看着花堇一就这么离去。

  别太得意,迟早吃不了兜着走!

  花堇一再回到药店时,两手空空一身悠然自得的。

  古瑜还觉奇怪:“花小姐,你不是采购药物去了吗,怎么什么都没拿的回来了?”

  花堇一有点迟钝几秒,冷不拉叮的“哦”了一句:“他们会送来。”

  古瑜不禁佩服。

  那些家伙们天天忙的不可开交,哪有时间给送,更何况他们回回购药也不多,两只手都能拿得下。

  花堇一竟然还能让他们亲自送过来,真是不得了。

  没十分钟,一个药物工作人员表提着一堆药进来了,左右看一下眼,对花堇一很有礼貌。

  “花小姐,都在这儿了,您核对一下置办单子。”

  花堇一没拿,只是翻了翻他送来的药品,有模有样的检查挺认真的。

  “辛苦了。”花堇一抬起头道。

  药物人员笑了笑没有多说,他还得回去继续工作。

  “大老板又出去办事了吗?”花堇一便整理药品归类,随口问一句。

  古瑜在一旁帮忙,点点头:“是的,不过应该很快会回来的。”

  他有点笨手笨脚的,就算来这儿有一段时间了,可还是记不住哪些药该放在哪里。

  尤其是那种特别特别不常见的药,说明的字他完全看不懂更是难下手。

  偶尔古瑜也有遇到想找一个药找半天摸不到,实际那药就在眼前他没认出来的时候。

  只能说没文化真可怕。

  花堇一没再吭声,继续整理药品。

  下午,天阴乎乎的。

  没一会儿便下起了大雨,雨是突然下起来的,斯穆城就是这点不好,天气漂浮不定。

  席北言顶着一身的水渍走进来。

  没有淋透,但黝黑的秀发也有点打湿了,时不时有水珠划过俊逸的脸庞低落。

  冷清清的,傲感十足。

  古瑜立马拿来毛巾递过去。

  现在的他当司机已经满足不了他的身份,保姆佣人最适合不过。

  花堇一看了看,低头继续看着书。

  等席北言再换一身衣服出来时,花堇一这才半愣住。

  他身上穿的那个白色T恤正是之前借给花堇一穿的。

  花堇一眉头微皱,心里觉得不应该还给他。

  “雨下这么大,你可以晚一点回来的。”花堇一不冷不热的讲,她其实还想说反正店里也不需要他帮忙干什么。

  奈何她说不出来,毕竟人家才是这家店的大老板,想干什么都是理所应当。

  席北言扯掉毛巾,把一份有些被打湿的文件丢在桌子上:“你把这个帮我整理一下。”

  花堇一打开看了看,半眯起眼。

  这是她工作之外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他来命令这吗的了,真当自己又多了个打杂的手下?

  花堇一沉默半天,最终还是打开了电脑。

  她顶多是看在占了席北言不少便宜的份上,不然绝对不帮这个忙。

  古瑜好奇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蹭过去看了眼,又是一顿完全看不懂的迷惑。

  但是他认识一点,这上面奇怪的符文字和花堇一经常看的那本翻译论里有出现过。

  当时古瑜还觉得这符文字丑来着。

  花堇一在电脑前坐到天黑,直到该吃晚饭时间,她才把全部整理好的文件还给席北言。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不怕我泄漏出去?”花堇一扒了口米饭,吐字不清的问。

  席北言漫不经心的给她夹菜,没有直接回复而是换了一句:“多吃肉,长得高。”

  花堇一差点噎住。

  她哪里矮?明明是他太高好吗!

  “谢谢啊。”花堇一眯眼微笑,表情有点死板僵硬,很明显就不是心甘情愿感谢的。

  “我相信你。”席北言突然转回刚才花堇一问的话。

  花堇一一时摸不清头脑。

  甚至小脸有点绯红起来,为了防止被发现就便低头继续吃饭不言语。

  “花小姐,照这雨势明天恐怕还会下,那你们学校的庆典岂不是举行不了?”古瑜打开天气查看了一下,最近几天都是大雨。

  “应该会改成室内吧。”花堇一不在意的道。

  顿了顿,她才觉得这样也挺好。

  下大雨,室内虽然也空旷,但肯定容不下全校的学生。

  这样花堇一也就不用被室友拽着往里面挤了。

  想着,花堇一电话便响起来,铃声有点幼稚。

  是池梦鲤打来的。

  “花同学,明天的庆典活动改成室内了,穆同学可以让我们进去,明天你请个假可一定要陪我们啊。”

  “这可是我找穆同学打了好几个电话才让他帮忙的,你不能薄了我!”

  池梦鲤很激动,而且花堇一开的是扩音。

  花堇一嘴角抽了抽。

  果然该来的她还是躲不掉。

  “嗯好。”花堇一身心疲惫的回应,不等池梦鲤再跟她叭叭,立马挂掉电话。

  她看向席北言,呵呵一笑:“大老板,明天我还是得请假。”

  绝不是她不热爱工作。

  “你也追星?”席北言依旧是答非所问。

  花堇一摇头。

  她追毛线球还差不多。

  别说叶山奈了,就是天皇老子来了她都不感兴趣,甚至巴不得不见叶山奈。

  那货非要回来,分明就是想找她。

  花堇一又不是傻子。

  “早点出来,明晚跟我去吃顿饭。”席北言没有表情的说道。

  花堇一点头。

  她也不情愿去,只是又不能直接拒绝。

  到了点,花堇一一刻都没有多待,闭了店就回了学校。

  临走时席北言还给她递了一把伞,不过伞有点大。

  花堇一走在大雨中,遮挡的只能看见她的下半身,和她手里提着的一双小白鞋。

  裤子挽的老高,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刚从哪嘎哒缝里爬出来的。

奇书免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lmaslist.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奇书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总裁夫人她马甲轰动全城了,总裁夫人她马甲轰动全城了最新章节,总裁夫人她马甲轰动全城了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